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巨细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生存
取消
正文 第8章 铁拳相遇
作者:夕陽秋葉| 字数:3920| 更新时间:2019年11月06日

胡飞和掌门离开了金城殿后,来到一个清平镇,镇外有一度拱门,而拱门两边则提了四句诗:

右边的则提了两句:清云留一梦,平步出于蓝。

左边的两句则是:镇外功名去,衣锦愿归来。

胡飞看罢便问:“掌门,我可否多留这里几日?”

何耀良笑道:“怎样喇,你这个小子,看见这处挺热闹就心花怒放吶,这样好吧,既然帮主选举大会已完结,那就得要轻松下来,你就在这里多留一会啦,掌门有些事情要赶住回去处置惩罚,那你就要自己小心一些吧。”

“谢过掌门。”最后胡飞敬重地拱手一礼。

这个细小而本属简朴的清平镇内人来人往,街头街尾都看见许多小贩摆卖,有些售卖香香糖的;有些售卖香煎饼的;也有些甚至是街头卖艺,什么金枪顶喉;什么心口碎大石等绝顶神功,刀枪不入,围观者众,若演出吸引,也会惹来一众人士拍案叫绝,亦会同时打赏一两文钱便离去。

可是,这里经常都市有寮国的人出没,而这些人每当在这里泛起时,都总是恃强凌弱以大欺小,故导致这个清平镇不再清平。

一位娘亲拖着一个小儿在街上,并想着要买些什么,但此时她的小儿突然看见街尾不远有一买热香饼的档贩,嗅得香喷喷,于是一时忘形下,便随即甩掉了这位娘亲的手跑到档贩那边。

档贩的档主看见这个生动佻皮的小儿正跑着过来,便笑笑口叫道:

“嘿,乖孩儿,你阿娘呢?”

“阿娘在那边,正过来,不外我实在太肚饿了,所以忍不住口就先跑过来,阿爹,我肚子真是饿得很喽。”

这位孩子的阿爹看见他那天真无邪的样子,内心便立时欢愉了起来,于是随手便取来了一件热香饼递给他,

“孩儿,你肚子饿就快些吃吖,免得饿坏肚皮就欠好喽。”

“是的,阿爹。”那孩儿说罢,便拿过了他手上的热香饼,像狼吞虎咽般大口地咀嚼这块香喷喷的热香饼。

这个档贩主人名叫李琛,个子普通,但练得一身铁拳,一身正义,又冠得铁拳琛之称。

这时,李琛看见妻子梅素珠温文地行到了他的档贩前,便体贴地问了一句:“娘子,你已来了吗?今天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素珠见他恰似有丁点的疲累,便道:“怎么喇,你今天辛苦吗?不如就早些回家去休息吧,这里交由我来看管就行了。”

“啊,我不累,少少累又算得上什么,我们还要卖这些煎饼过活,你看!这里已赚了好些文钱,今天的生意还不错的喽。”

梅素珠望了望他所拿出的一些文钱,便笑着说:“看你啦,为了烧这些饼而弄得大汗淋漓,可会令我心痛的啊。”

“嘻,这算得上什么,我是一位堂堂男子汉来嘛,我相信除了你和孩儿之外,世间上没有什么能够驱使我有如此大的动力,去继续卖我的烧饼呀。”

他的嘴巴,总会在素珠面前口甜舌滑,使到素珠又再次弄得一张红红的脸蛋来。

可是就在这刻,李琛突然觉察孩儿不知所终,故便惊恐的问:“咦!初儿呢?”

“哦!初儿?”此时素珠觉察不见了孩儿,才惊恐地大叫道:

“初儿,初儿,你在哪呀?”

岂料就在现在,突然听见在远处有人群在叫,觉得好奇,李琛在一急之下,便随即上前检察到底何事。

“咦!这个……这个不是初儿吗?”

这时李琛在人群中目睹自己亲儿正被好几个大寮的人凶巴着,且慌得初儿不停往退却,便随即大惊之下怒目一瞪大喝道:“嘿,你们想怎样?”

一个大寮人听罢,眼见这小子不识抬举,于是便装凶作势凶巴巴说:“吭,适才这个疯孩子在跑跑跳跳,接是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你老子我,我只是对他凶了一眼,他就在我面前哭哭啼啼,吭,这个小子算怎样?”

李琛听罢,便随即怒指他们说:“啃,你这班大寮人经常在我们这里弄是弄非欺人太甚,我已忍了你们很久了,我跟你们说,你现在立即给我离开这里,这里不是你们的地方。”

岂料那个大寮人见给他教训了一顿,便立时装凶作势态度轻佻的道:“哎呀~你这臭小子竟敢不识时务在多管闲事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,老实话你知,我就是寮国的大使,就连这里的天子也敬我三分,你这臭小子连我老子也不瞧一眼,你算得上什么?”

谁知李琛不听由是可,一听之下随即怒不行遏,

“吭,你们几位我虽然不认识,亦都不想认识,可是你知不知道给你凶着的这个是谁,老实话你知,他就是我的爱儿,若然你敢碰到他一条头发的话,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们无礼。”

接着再道:“孩儿,不用怕,过来阿爹身边。”

初儿听罢,便内心战战兢兢地望过两边,然后想着开步走到阿爹身前,岂料刚起步,便实时给那个可恶的寮人一手捉住,并面目狰狞恶巴巴的说:“嘿嘿,小子,你想去哪呀,快些过来向你老子我致歉陪罪就行了,还要叫声爷爷吧。”

初儿见突然被那人捉着,个个都是恶巴巴的,故在一时惊恐下突然哭了起来,李琛见状,立时怒从心起,随即怒眼一瞪一个飞身趋前,蛮地一拳便向那个寮人双眼击去。

那寮人闪避不及,不知道原来李琛这人出拳这么快,故硬吃了这一拳退却两步就倒了下来。

其余的见状,也立时给李琛的速度唬呆了一把,接着一人定了定后指着他怒说:“吭,你这狗养的,竟连我们使节都打,我想你也不能干活了,你冒犯了我们,就即是冒犯了我们大寮,啃,就让我老子来好好教训你一顿。”

那人说罢,便随即从腰间处拿出了一把匕首来,并左右挥舞了两下后咧嘴一笑,

“吭,臭小子,如今就让你老哥我来好好地教训你一顿啦。”

此时,恰巧李琛的妻子素珠赶到,并目见丈夫正与寮人起争执,于是大惊之下便劝道:“哎呀,阿琛,你们不要再吵喇,照旧忍让一下吧。”

岂料此时,那挥舞着匕首的寮人看见突然泛起的素珠貌美如花,故色心一起便搭讪着说:“呵呵,原来这位是你妻子吗?看来你样子甜美有几分资质,那就不如今晚过来陪我聚一会吧,若然是哄得我开心的话,那我就可以放你丈夫一马。”

他这番轻薄的臭话,简直狗口长不出象牙,李琛听罢不堪入耳,登时两目怒火,便向素珠说:“素珠,你带初儿先走,不要留在这处,免得我有记挂。”

李琛一说,素珠更觉担忧便再苦劝着:“你不要再打喇,我们都是走吧。”

此时李琛经已是忍无可忍,便再强行捉住初儿的手给素珠,

“吭,娘子,我如今经已是忍无可忍,这班寮人正在挖苦着你,就算你忍得我也不能,你现在先带我们的孩儿离开这里,免得我担忧。”

说罢,李琛便向住那几个寮人怒道:“吭,我向来最讨厌就是你们这班大寮人,你们恃着有秦桧这个狗贼撑腰就在我们领土横行犷悍,我已经忍了你们很久了,我看来都已有十多年没跟人打架喽,现在就等我这个铁拳琛来好好地教训你们一顿啦。”

说罢,李琛暗地里内功一逼冠然全身,霎时显得呼呼有劲。

而手执匕首的那人看见李琛内力正使劲提升运行全身,便随即挥舞着匕首咧嘴一笑,准备随时功击。

这一刻,在旁的几个寮人看见他们都在敌对姿态,也当堂哈哈大笑了起来,在他们的眼光中,谁也瞧不起李琛一眼。

这个时候,手执匕首的那寮人两眼一瞪便说:“吭,我见你气劲乏力,倒应是一个三脚猫功夫而已,连鸡只也杀不了,我可一招就送你上西天,哈哈。”

那人说罢,李琛怒从心起,随即两目一沉道:“好,既然你们想死,那就让我铁拳琛一招丧你命,受死啦。”

说罢,便随即一个飞身扑前,并以一拳向那人头部击之。

这拳快如闪电,那人基础都来不及看清这拳是从何而来,便随即哟地倒下。

岂料这时,突然有十多个寮人正从四方八面急急跑来,并手持利刀凶巴巴的将李琛重重围住。

李琛瞥见突然又跑来了一群蛮人,于是厉目一瞟马步一沉两目四射。

这一刻,他们中有一个寮人突然怒喝一声:“就是他打伤我们的兄弟,一齐上吧。”

一众寮人听罢,便随即目露凶光二话不说手执利刀一涌而上。

李琛见状,见他们人多势众,故立时双目一沉严阵以待。

此时一人首先从后冲上,手执利刀向住李琛背后一劈而下。

李琛眼一利,目见背后有黑影一闪,便随即来个侧身一避,继而起手一格便一拳将他面部挂去。

那人闪避不及更重重的吃了这拳,便当堂哟声倒下。

接着一人利刀从后一过,李琛眼一利,就来个转身一拳便向这人肚腹重重一击。

那人还未倒下,接着第二个又从前方一刀攻来。

李琛起手一格,便顺势趋前一拳就向那人颈部重重击去。

前后两人连续倒下,接是左右两人又从两边攻来。

李琛左右两边急速一瞥,便随即提起双手向他们两手一抓拉近,然后蛮地双拳向他们迎头痛击,他们一眩,就随地倒下。

可却突然间冷不提防在背后竟有人偷袭,背脊忽感一刺,立时感应鲜血横飞,于是猛然一个飞身便向身后的那人一拳击去。

接着前面突然又有两人手持铁棒追赶而至,这一回李琛终闪避不及,突然被那两支突如其来的铁棒撞过正着,忽感剧痛随即退后数步。

怎料正当那两人却想再加以进攻之际,突然间胡飞泛起,并飞身跳下双拳便将那两人连环击去。

那两人突然被击倒地,有感骨裂似的,不知何事,故一慌之下,便随即急着在地上狼疮爬行离去。

而现在寮人见状,知他真的欠好惹,故只懂怔目而视,这时胡飞便对他们喝道:“吭,你们这班寮人快给我滚,一日有我胡飞在,你们一日在这里也难以得逞。”

寮人听罢,便只管瞧了胡飞一眼后知难而退。

此时张皇得躲在一旁的群众目见这班凶恶的寮人已走,便再纷纷涌现眼前,并相互窃窃私语指骂寮人的不是,而他的妻子更是惊得差点儿哭成泪人。

胡飞!李琛忽地里想了一会,

“莫非你就是金光门下门生胡飞?”

“在下正是,请问左右怎称谓?”胡飞客气地问了一句。

“啊,我就是当年铁拳派的门生李琛,说来我两可算是同一师门啊。”

胡飞听罢即心中大喜:“啊!原来你就是人称铁拳琛的李琛,真是久仰久仰,在下能够幸会认识到你,确实是我的福气。”

“唉~算得上什么铁拳吖,我都经已退隐江湖十多年了,如今我的什么铁拳也生疏了不少,幸好适才有你相助,否则的话就结果堪虞了。”

胡飞看见李琛背后的刀伤也不轻,便说:“我见你的伤势也很深,你就不如先回家好好的治疗,养伤要紧呀。”

说罢,李琛便道:“唉!我这些只不外是少少皮外伤而已,那又何足挂齿呢!呀,胡兄弟,如赏面的话不如就到我寒舍一聚里,横竖我们是同属师门,到时又可切磋武艺,乐事呀!”

胡飞想了想:“好,横竖我也要找处地方落脚,那相请不如偶遇,就到你舍下一聚。”

李琛得知胡飞为人爽快,便伸手一扬:“胡兄弟,请。”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