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绣 历史小说
在刺绣之乡的苏州,绣馆的传人沈灵慧是清末江南的一位绣娘,貌美如花,苦心经营着玉春坊。慈禧太后寿诞,沈灵慧的绣品被朝廷选中成为贡品,沈灵慧经营的玉春坊也获朝廷所颁“天下第一绣坊”的铭匾。
打赏
收藏
2月期间打赏这本书全额归作者运动
尚启元

尚启元,曾用笔名“浪子行者”“小七”。中国大陆90后作家代表人物之一,编剧,新锐导演。多家杂志专栏作家,多次获文学艺术大奖,曾一度被评为“90后最有人情味的作家”和“传统文学的最后一道防线”称谓。著有作品《微风吹拂过的时光》《大门户》《芙蓉街》等。现携新书《刺绣》于2020年1月入驻书海小说网。

小编:恭喜大大新书《刺绣》签约书海,同样是写大时代的小人物,您觉得这本书相较您出书的作品《芙蓉街》有什么异同之处?您的创作初衷是?

尚启元: 《刺绣》是以女性为主,而《芙蓉街》是以男性为主。把女性作为主角,这也是我想创作《刺绣》的初衷之一,因为在我以往创作的作品中,无论是《大门户》照旧《芙蓉街》,包罗我的第一部网络小说《微风吹拂过的时光》都是以男性作为主角。虽然,作品中地域性也有很大的差异,《芙蓉街》里的故事是发生在北方的古城,而《刺绣》的故事,则发生在南方古城。再就是《刺绣》在时间跨度上,比《芙蓉街》要长一点,人物关系也越发庞大。

小编:我们看到您曾出书了许多优秀的作品,有读者赞叹您的小说有诗意效果,且有较多人性和哲学上的深入探讨,那您此次在书海的新作《刺绣》也将继续延续这样的创作气势派头吗?

尚启元: 这应该是我写作的气势派头吧!我也希望把刺绣写的更美一点吧。究竟刺绣在昔人的日常生活中饰演着一个既神圣又世俗的角色。在创作中,我特意加重对刺绣武艺的描写,但同时,我也希望读者们,通过小说中对刺绣的描写,阅读抵家国情怀、民族情结,即“人情味”的所在,究竟《刺绣》远不止是一部绣品舆图。这部小说我是带着对刺绣的敬意来创作的,希望读者能从对刺绣的热爱中,唤起一份对于刺绣尘封已久的影象,品读到蕴藏在中国文化深处的遗传密码和文化图景,以及人文旧事,古城影象,民族气节等。

小编:各人都知道尚老师您是大陆90后作家代表人物之一,同时照旧编剧,导演,多家杂志专栏作家,还多次获文学艺术大奖,曾一度被评为“90后最有人情味的作家”和“传统文学的最后一道防线”称谓。请问您对这两个称谓的理解和感受是什么?

尚启元: 在以往的戏班,学艺之前都市喊一句古训:学艺先学德,做戏先做人。不管是戏曲演员,照旧文学创作者,都需要德才兼备,一个没有德道的文学创作者,是很难写出正能量的作品,同样,一个没有情感的文学创作者,是很难写出有情怀、真善美的作品。“人情味”不光要体现在生活中,更要体现在作品中。我是一名90后的作家,正处于互联网蓬勃生长的阶段,与我同年代或者比我还要小的作家中,坚持在传统文学界的越来越少了。许多都去了网络或者其它渠道等新媒体平台去写作。其时,我的作品聚焦的点是传统文化题材,而且走的传统出书的渠道,预计是这两方面的因素吧。但我现在也带着《刺绣》开始走网络文学了。

小编:您笔下塑造了许多经典的人物形象,哪个类型是您所钟爱的人?您为什么会喜欢这类型的人物?

尚启元: 我喜欢活的比力“真”的人,就像《芙蓉街》中的陆明诚,他更多的不是一个“英雄”,仍旧是一个“普通人”,他只是一个厨子,一个善良、坚韧、心里只有做菜的普通人,一个有着强大生活情感基本的“人”。《刺绣》中的沈雪馨,她是一个小人物。可就是这么一个小人物,在时代的大配景下,以刺绣为衣钵,面对外界的欺凌时,用绣技掩护着家与国的尊严。纵然没有手拿枪炮,但手握绣针,照样可以实现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。

小编:以您多年的创作经验来看,您认为网文创作中最难的是哪方面?

尚启元: 每日的字数更新吧,我是2005年开始创作网络文学作品《微风吹拂过的时光》,直到2010年才写完,可见这创作速度是很慢的,许多时候,文字都是“被迫”写的。厥后,专注于创作于出书文,也不用担忧每日的字数更新。因为我在创作上,照旧比力懒散的一个作家。《刺绣》算是我15年后回归网络文学的新作,在写《刺绣》的时候,我也担忧能不能每日更新完成,目前状况还算是比力好,慢慢地也成为一种习惯。

小编:对于“写读者想看的书”和“写自己想写的书”这两句话,您的看法是什么?

尚启元: 文学媒介的多样化,改变了读者的阅读习惯。我始终认为写作是一个私人的事,属于私生活的一部门,写长篇小说是一个漫长而枯燥的历程,所以必须在一个完全放松的时间和空间里,和文字坦诚相对。然后,让读者看你的书,成了一种习惯。

小编:您觉得写作带给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?

尚启元: 我为什么要写?我在写作中收获了什么?我似乎从来没有好好地问过自己。我感受自己只是想写,愿意写。预计是对写作上了瘾,成了一种强迫行为和强迫性的心理。写作是我最珍视的一件事,应该是最值得干下去的事。生命不息,写作不止,这是一些人的追求,更是一些人的宿命。虽然,文学也使我的生活越发充实。

小编:一般和读者都怎么交流呢?和读者之间有没有发生过特别好玩或者特别感动的事情?

尚启元: 我与读者们在线上和线下都有交流,有些读者会叫我“七哥”或者“七爷”,我无论是在哪座都市举行新书宣布会照旧分享会,他们知道消息后,都市去捧场。有时候,他们遇到开心事或者惆怅的事,都市和我谈。因为长篇小说的历史性,也会吸引一部门老年读者,这些老年读者,真的掉臂路途遥远,跑到我的单元去找我聊天,感受像是一家人一样。

小编:这里代表宽大粉丝问个私密问题,生活中的您是什么样的?除了写书之外有什么兴趣喜好呢?

尚启元: 在生活中,我的性格是比力矛盾的,我觉得自己天性里就是一个要走天涯的人,要走南闯北过动荡的生活。这是天性,不能在一个清闲的地方获得满足。但是我又畏惧因为天性毁了自己的人性,我现在经常回家,陪在家人的身边。除了写作,喜好很是多。种花,逛骨董市场,看话剧,旅行,摄影,听音乐,看影戏,旅行比力喜欢有历史感的比力古老孤僻的地方。

小编:借着这次时机,最后想对你的铁粉们说些什么?

尚启元: 衷心的谢谢每一位铁粉们对我的资助和支持,也谢谢你们喜欢我的作品,祝愿每一位铁粉万事如意,也希望你们继续支持我的作品《刺绣》!

写作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阅遍人间不平事,写尽人生苦与乐。《刺绣》这部小说对我来说,是很大的挑战。但手中已拿起绣针,岂能不把这幅波涛壮阔的生活画卷绣完?